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三峡旅游 > 三峡旅游攻略 > 晴朗天空下的三峡

晴朗天空下的三峡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20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516
伴侣们,你们去过三峡吗?请来说说吧, 我先随手写点,意在引玉,

巨匠彼此填补,配合神游斑斓的三峡吧。

几年前的炎天,有急事去宜昌,公干不顺,无聊的期待之中,很自然的

冒出了去三峡的念头,以前在船上走马不美观花似的游览我很过错劲,此次就

拒绝了伴侣插手旅行团的好意放置,要在年夜江截流之前细心地浏览一次。

从四周的张飞擂鼓台三游洞回来, 就上了一条西去的汽船。 船过

葛州坝几乎没有等, 只一顿午饭的功夫就顺遂经由过程了。

船入西凌峡,江面骤然变窄,两岸连山,没有了"极目楚天舒"的感受。

但那"峭壁耸万仞,长波射千里"的壮不美观气象, 足以使人忘怀一切懊恼。

显然,王维的 "赖多山水趣,稍解离去情"是有些保守了, 或许是情太浓

了也未可知呢。

斑斓的画卷接连不竭,摄影机已不能胜任,我悔怨没有摄像机,只好

极目四望,再不时的闭上眼睛,全力记住着这夸姣的气象,这是心理学家

的建议,很管用。

最先过的是"灯影峡"。崖顶有形似唐僧师徒的石头,据说在夕照的背

景下,会加倍维妙维肖。游人争睹,我却不觉得然, 其实,这个山崖的

石头分歧凡响,发白,很亮光, 经少量草木的点缀,很像一幅中国水墨

画。

过了"灯影峡",很快就能看到江边的一个红墙黄瓦的建筑,那是"黄陵

庙",因山顶有一"黄牛石", 所以,好象也叫"黄牛庙",历史悠长,东坡

有诗云:"江边石壁高无路,上有黄牛不服籍"。 庙里的禹王殿有良多巨

年夜的柱子,斑驳的漆上还有 100多年前的水迹,记实了一次最年夜洪水的高

度。不外,这是后来我从电视上看的,那时没法子上岸, 好在它在三峡

年夜坝的下流,未来不会被淹, 仍是能有机缘细心看的。

三峡年夜坝是建在西边的三斗坪,那儿那里有个中堡岛,岛长一公里,宽200

米,花岗岩结构, 建造年夜坝的自然前提极好,50年月就做过勘探,周总

理亲自把这里确定为坝址。 船过的时辰,看到已经有机械化的施工年夜军

在烈日下工作,前提很艰辛,向他们致敬。

西陵峡以险著称,有几个出名的急流险滩,我只记住了一个被称为鬼

门关的"空泠滩"。 陈子昂诗曰:"的的明月水,啾啾塞夜猿"看来不仅要

晚上过,还得有山公才能感应感染到"空"和"冷"。

再往前就是"牛肝马肺"峡和"兵书宝剑"峡, 那儿那里也是险滩,暗礁遍布,

崖岸上有形似牛肝和马肺的彩色巨石,还有一个长条石,酷似宝剑,不远

处的山洞口,有一个一叠书样的石头,故名。

年夜坝建成后,这里将被淹,通航前提将年夜年夜改善,但这些石头也不会

被遗忘。郭老有诗云:"兵书宝剑存形似,牛肝马肺说寇狂", 怎么回事?

原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竟在炮舰上向那石头开炮取乐,被炸痕迹至今犹存。

这帮"文明人"真是混帐!

船再前行,就到了屈原家乡--秭归。 据传屈原投江后,其姊年夜叫"哥

回……" 打动了神鱼驮回屈原尸体,乡平易近划龙舟争相迎接,并以粽子祭奠,

这里后来更名为"秭归", 响应的平易近间勾当也一向传布至今。

关于屈原的古老建筑有良多,有屈原祠, 屈原纪念馆屈原墓等等,

都将要被覆没。因船要停在前面的巴东,无法上岸去看,可能要永远遗憾

了,尽管未来可去下流看新迁的,但心里老是感受差点意思。若是近年还

有机缘去,也应该去看看四周的也要被淹失踪的昭君家乡,尤其是女孩子们,

更要去喷香溪带回一点昭君的灵气。说来也真神,内蒙的昭君墓我去过,据

说四周的草木是四时常青的,所以又叫"青冢"。

经由约半天的航行,船到了巴东县。我上岸后,特意找了一家临江的小

店住下。凭窗俯看,江面上一个个巨年夜的旋涡接连不竭,顺流而下,清楚可

见。起头下细雨了,商贩们都挑着担子顺山路回家,我放置好了第二天的旅

程,也没有在小街上多逛。听着奔涌不息的长江水,难以入眠,想到次日要

去漂流神农溪,就加倍兴奋。那是我神驰已久的小小三峡,是我此次三峡之

旅最主要的放置。

相关旅游攻略

瞿塘峡

瞿,读渠;不读宅。八月十二日下午,还在梦里寻找,找那个拯救我的女神。被广播喊醒,说要经过瞿塘峡了。心里有些诧异:居然在一天里走过两个峡!这瞿塘峡也太短了。无奈,爬上顶甲板,拿相机一顿狂扫。结果如下。 IMG_065 巫山的云跑这里来了。 IMG_066 山势比巫峡险峻。 IMG_067 IMG_068 IMG_069 IMG_070 IMG_071 IMG_072 IMG_073
      阅读全文»

绝壁上的史诗——永远消逝的三峡古栈道

绝壁上的史诗——永远消逝的三峡古栈道
    作为中国古代交通史上的奇观,三峡地区的古栈道把当地的经济民生乃至军事斗争带到了一个惊心动魄、绮丽多姿的高度,作为三峡上最为深刻的人文景观,它们和峡江人的生活一度水乳交融,密不可分。但如今,它们已沉睡于平静的江水中,只把无尽的追忆和想象留给我们。   如今,这些都已经发生。无数景观和古迹默然沉睡于水底,归于彻底的沉寂,如同根本不曾来到过这世界,就像那些曾经惊心动魄、绮丽多姿的三峡古栈道。
      阅读全文»

春来江水绿如蓝 文/舟中看霞

   春到江畔.2jpg                     春到江畔.4jpg                      春到江畔.5jpg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曾在梦境里千百次缱绻萦绕。“众里寻她千百度”,姗姗来迟的春,终于到了江南;到了三峡。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镇江阁处的江滩上,处处是飞舞的风筝。漫步
      阅读全文»